当前位置 首页 > 职场薪闻 > 职场指南 > 简历指导 > 鱼跃集团董事长吴光明:医疗器械行业创新方向
鱼跃集团董事长吴光明:医疗器械行业创新方向
作者: 时间:2020/8/24 阅读:52次
尊敬的火石创造,尊敬的各位来宾,大家上午好!今天来的人肯定有投资者,创业者,各位领导、各位专家,大家一起进行探讨!

前面几位演讲的都是专家、学者。那么我是制造商,可能会跟大家更贴切。98年9月25号我也是鼓起勇气离开了国有体制去创业了,对这个日子我一直都记得很清楚。我之前的同事现在都是官员,现在因为八项规定他们反而特羡慕我。创业一路走来有辛酸的历史,很难在这里用语言表达的。作为一个创业者首先要准备好,如果很多人还在纠结要不要创业,非常纠结如何去跟自己的父母j去讲,那就说明你信心不足。如果真的想干就不要纠结,一直往前走。创业之前是要有所准备的!

医疗器械行业是非常好的行业,好在过去没有人看中,如果过去有人看中的话,现在就不是一个好行业了。我们要通过一些方法,包括医疗器械行业的数据(找创业的方向),数据年年在增长,数据背后的逻辑思维更加要理清楚。可能增长的是新产品,不代表老产品有增长,所以说我们上市公司把报表拿出来一看,整个行业增长30%,但是好几家公司都增长10%,你原有的老产品只能增长10%,医疗企业市场增长30%,而且你的市场占有率并没有下降,为什么?是创新的产品带来了新的需求,导致的这个行业的变大,并不是这个行业好了所有的人都能分享,有些人不但不能分享,而且还要被稀释。所以说数字背后代表这个行业的需求变大,并不代表这个数字可以让所有的人来分享。

我们既然要创业,以我创业过来人的想法,鱼跃医疗是08年上市的,我是从98年开始创业的,07年我准备上市的时候,同时也投资了一个公司,这家公司在2011年也上市了,现在我们还保留了鱼跃集团和万东医疗这两家主板上市公司。比如说鱼跃医疗上市完全是白手起家开始的,第二家公司的发展和上市完全是通过合作的手段,万东医疗是通过资本手段,所以什么时间点用什么工具和方法是非常重要的。刚刚开始创业的时候,创新从制度设计就要开始。蔡教授讲的非常好,我感觉PPT里面有两行字是非常重叠的,一个是蔡教授的制度创新,还有一个就是工匠精神。


那么创新制度设计是什么回事?你能量很小的时候,你不要以为你的使命感就可以感召大家,你没有马云那个本事,可能你还是用股权,用一些实力去获取创业伙伴的支持,但是股用在谁身上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,相对一个企业来讲高管一定要有使命感,特别是创业初期;中层干部让他有危机感,员工让他有一些饥饿感,让他工资和奖励拿多一点。

企业是要有分工的,老板是要有使命的,是负责做梦的;中间的人是要有危机感的,把梦想变成目标,把目标一层一层的分解下去,变成生产的指标、过程控制的指标,把这个指标串起来,在创业之前在制度设计要有科学性。我们也投资了很多的企业,有些人要共享,我要一直干到底,有些人说我们一定要合作。公司股东太多、太过分散的话,公司分钱的时候心不齐的,大家会同床异梦的。所以要想创业的话,创业之前都要把很多东西想想透。

互联网医疗的发展,其实刚才讲工匠的精神,现在很少有人回到工匠精神里面去,大家更多的是在电脑里创业,还是比较喜欢在电脑里熬夜,也不喜欢在机床边看打磨的东西。

从方向角度来讲,大家全部去搞软件的时候你把硬件搞好,如果大家全部去做硬件的时候,你要把这个软件处理好。战略是海选的方法,找到细分行业专业的技术,争取做细分行业细分环节的领导者或者是龙头,那你就有核心的价值。像解决病种也好,解决医生也好,总是要有互联的方式,要把很多东西连起来,做成闭环,最终要做成交易和消费,最后要落地,要有地域的传输,价值的传输,通过智能硬件也好,要用交易实现价值。交易无非是你这种服务,你的药品,你的保健品,总归是要形成交易,没有交易你就没有现金流,或者投放广告,总要有方法落地。所以医疗器械的发展最终怎么把器械变成真正的智能硬件,通过互联网的方式形成一个闭环。

关注几个地方,而不是关注有多少痛点,没有能力去解决。因为你是企业,你是商业,你不是国家的战略制定者,我们现在讲的是用商业方法,科技进步来解决:

第一,要关注病人的切身利益。其实切身利益并不是成本,并不是有多难,关键是要把病看好,这是真正的切身利益。看病难,难就难一点,只要把病看好,看病贵,贵就贵一点,能把病看好就可以。关键是非常难,排队排了几天,到医生那里几句话就把你打发走了,但是没有达到效果。看病贵,倾家荡产把钱用完了,并没有看好。

所以我们真正病人的利益是什么,不要老是看病难,看病贵,关键是要看好病,这是关键的关键,再贵再难,只要把病看好你就会有价值。创业的时候要关乎病人的切身利益,把他的利益要进行逻辑上做分析,哪些是抱怨的,哪些真正是痛点,不要以为抱怨都是商机。

第二,关乎医生的切身利益。往往医生的切身利益是拿不到台面上去讲的,但是所有的改革和商业模式,你如果忽略了医生的切身利益推不下去,不管什么东西,所以要把病人的切身利益和医生的切身利益搞清楚。

第三,医院的切身利益。医院的院长非常难,我过去讲过,大学和医院比较难管,因为文人多,各项机能是最难管了。所以医院的切身利益,院长有没有积极性,院的团体有没有积极性。如果所有的研发方向有新产品,如果你把推进的时间点、方法没有找准的话,即使你是一个好的产品、好的商业模式,未必马上得到积极的响应。

我们过去做软件就知道,很多医院用的软件是不一样的,这个医生美国回来的,用惯了美国的软件,就改成美版。这个院长在日本留学回来,希望用日本的技术支持,没几年全部改成日本的。互联互联,根本联不起来,这说明很多事情跟习惯、方法、思维、地域紧紧绑在一起,很多事情要有逻辑的思维,要通过现象去看到本质。

第四,不冲突现有法规。创新的精神需要有去颠覆,需要去找新的和敢做,但是医疗卫生不是一届人、一介书生可以改变他的法规。很多企业、药厂、器械厂全是在研发的路上耗死的,批不下来。我曾经在苏州,一个硅谷的教授一边哭一边跟我讲,说不知道这么难,不知道工商局怎么打交道,GMP怎么认证。他就跟我说:我就是技术好。我说技术好没用,你要完成现金流它过程太长。现在(很多人)看到中国这么好创业的热点,都回来创业。

但是你又要知道,中国过去一批创新的人很多走的是贸技工的道路,你先有贸易,再有技术,再有工厂。我们现在大部分人在国外也好,或者是在医院也好,一看这个产品就说还不如我做得好,我能做出来。可能你是用户体验的好,可能你能做出比较好的产品,但是你未必把这个商品能商业化。所以从过去的贸技工比较容易做起来,到现场真正转换为技工贸,先有技术,好在现在的药监局已经可以让你先有注册证再有工厂,过去是先要有工厂,才有注册证同时下来,你的产品还没成熟,你就要花很多很多钱建厂房,你根本没法做。

现在的药监局越来越接地气了,但是改革的进程离我们的愿望还是有很大的差距。所以说创业、科学和真正的法规、伦理还是有冲突的,所以我们在做很多事情的时候尽量要看看制度对我们的约束,能不能冲突。如果短时间冲不破的话,就想办法。

鱼跃集团,我们是怎么做互联网的尝试。我们现在做了两个,一个是慢病管理,医云健康项目,在苏州;一个是万里云项目,在北京。其实很多年前我们看了很多项目,不知道到要怎么做。那我们怎么做的,为什么要这么做,第一个医云健康,大医生,我们的APP名字叫大医生,刚刚上线,已经有1000个诊所,大医生成就大医生,因为很多医生在的医院非常有名气造就了他的名气也上来了。也许他离开了这个医院,他没有方法把自己跟病人互联起来,他的名誉、声誉、收入大幅下降。

现在多点执业没有开,我认为早晚要开。多点执业开了以后,毕竟他是多点,有些医生60岁退休了以后应该怎么干,你怎么让他一个人有自己的诊所,让大医生帮你做。我们第一次是从线下门诊导入的,所以现在我们有快5万病人,黏性非常大,每天都在互动,互动率超过60%,用互联网导入进来的完全不一样,医疗要做远程诊断是非常难的,根本不可能仅仅看数据就可以给你下结论的。

第一次我们要求必须在线下,后面你必须要拿鱼跃智能血糖仪、智能血压计、智能呼吸机,智能增氧机,把你的生命体征的数据每天传上去。今后通过这个APP,不管是看医生也好,前期他的功能可能就是一个OA系统,其实就是办公智动化,后期把大量的数据导入进去以后变成了一个能效工具,有分析了,最终落地还是要靠人、靠器械、靠药品,真正的治疗。

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把医生的个人品牌连接起来,把病患者的资源通过智能硬件连接起来,通过深度的追踪,用药的追踪。吴博士现在对我特别友好,我也非常紧跟他。他每年几百万、几千万的糖尿病人,服药以后的效果怎么样,我可以帮你解决。因为我们所有餐前进行教育、餐后进行跟踪,晨起第一次的血压是多少,早餐以后的血压是多少,服药以后血压多少,他看中的是我们可以深度的追踪他的科研数据,他可以写报告,写论文。但是看到我们这个时时把数据上传,下次看病的时候只要把手机端打开看一下就可以了,包括前期做体检的数据全部出来了。看病的时候问都要五分钟,看病只看一分钟。其实关键点是把他的数据看到,提高医生的效率,加深患者交流,重建医患关系。

分级诊疗,精准。让更多的收入阳光化,更多的收入互联网化。如果忽略了医生的收入,这个事情是个伪命题,其实大医生根本不需要介绍病人,他忙得要命,但是大医生离开了大医院退下来以后,多点执业的时候,没有光环的时候,谁帮他管理病人,谁帮他管理自己的小诊所,医云大医生。我们做了这一点基于慢病管理的。

第二万里云,是万东医疗的和阿里一起合作,未来做医学影象平台的万里云。大概在中国的县级以上70%的X光机,大量的数据在下面。这些产品这几年全部要数字化更改,就是所有的图象,智能硬件全部把病人的数据传上来。

那么我们的云诊断是干嘛的?专家的资源、设备、云诊断服务、运营优化、特约影像中心、CCR质控等很多大数据要存进来,大数据要传出去。很多医院只有机器没有医生,很多医院有机器却养活不了医生,因为病人少,但是必须要有机器。但是通过这个云把专家和病人连起来,把专家和病人汇总起来,是基于智能硬件和最高端的万里云的服务器,以及大量的数据经过模块化,可以用比对的方法,智能诊断解决80%的服务,普通专家解决10%,高级的专家解决5%。分层的把这些问题用互联和传输的方式,用能效工具的方式,用健康管理的方式把它层级化,把这个商业的模式闭环起来。让大城市的医生空闲时间通过手机端的APP,通过IPAD,完全可以把遥远农村的体检单子诊断出来。以及某一个人拿了一个片子,小医院说有大问题,他就可以马上上网,你只要点专家就可以解决,可以进行网上专家会诊。因为真正在网上看病的一定是影像,万里云这个项目是真正的用互联网来做的。

创新的同时,刚才我们讲了工匠精神。我们是一个工匠出生的制造商转型成服务商,因为我们现在的服务收入越来越多。上天猫可以去看一下,比如智能血压计,大家都去日本买东西,好多人都在微信里吐槽,说忘记了历史。有一点,我们现在在中国国内,比如说(鱼跃)智能血压计已经成为第一品牌,销量第一,超过了国外。我们也花了好几年的时间来做这个产品,我们上百个人每天在医院抓数据,真正扎进去,五六年的时间,细节细节再细节,当战略确定正确的时候就是靠细节,把这个工匠做到极致产品。所以(鱼跃)制氧机全球第一,这个(鱼跃)智能血压计去年做到中国第一,去年做了700万。呼吸机今年上市两个月的,天猫销量排名前三。所以从制造的角度、设计的角度,制造是需要积淀的,实际是一个意识的问题。我们产品的设计现在已经是全球第一,现在很多日本的企业在模仿我们,我们用哪家设计公司他们找哪家公司,一直被他们模仿。

工匠精神是需要很长的时间去积累,是要改变自己公司文化内部的基因。讲工匠精神,讲没有用,一定在公司让有工匠精神的人花最多的钱,用钱表示他的价值,真正从这方面体现出他的价值所在。鱼跃集团从一个制造商,对互联网的认可,创业慢慢走到现在,这是我的一些感悟。

谢谢大家的聆听,有时间可以交流,谢谢!

来源:
热门推荐